环境“监测员” | 土壤动物

土壤动物学研究人员 卜云
1061 44
在黑暗的地下,生活着一群你不知道的迷你生物,它们有些用肉眼难以分辨,只有在显微镜下,才能一窥它们靓丽的身姿,它们是土壤动物,也是环境“监测员”。在这个神秘的群体中有哪些成员?将它们从“居住地”请出来需要哪些专业设备?怎样让它们“诉说”各自的监测结论?跟随研究人员一起深入地下世界,揭开这些土壤“晴雨表”的神秘面纱。

有鱼自远方来, 不“宜”乐乎

鱼类学研究人员 郦珊
1440 43
你一定会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吧?可如果这个客人是一种外来入侵的鱼类呢?将近100年前,有一种“客鱼”从远方的美利坚来到东方的上海,一开始本地的小型鱼类和蛙类可能也是欢迎的,不过环境适应能力强、繁殖速度快,居然反客为主,登堂入室,大大降低本地的生物多样性。什么样的鱼类这么厉害?研究人员又是如何判定一种生物是入侵,而不是来“做客”的呢?

城市鸟类 “民生大调查”

鸟类专家 杨刚
213 16
城市化过程让人类居民的生活越来越便利,那其他动物居民呢?上海作为长江入海口,是很多鸟类南北迁徙的中转站,鸟类作为上海的代表性动物居民,他们的生活水平会随着城市化进程变好吗?来自上海自然博物馆的动物生态学者开始关心起了上海鸟类的“民生问题”,他们发现有些鸟儿变多了,但更多的鸟儿却变少了,相信你和研究人员一样都希望知道——“我们能为鸟类邻居做些什么?”。

微体化石带你穿越 “古气候”

古生物学研究人员 周保春 王雨楠
378 34
有这样一群生物,他们在地球上生存了4亿多年,广泛分布于各类水体当中,却因体型微小无法被人们用肉眼发现。这些看似渺小的介形虫,成了科研人员破译古气候的密码。自然博物馆的两位研究人员,一位研究东海现生的介形虫,另一位则专注于北冰洋海底的介形虫化石,让他们一起带你“穿越”时空,追溯地球沧海桑田的变化。

美与危并存 | 加拿大一支黄花

植物学研究人员 王晓娟
269 10
秋冬时节,当你路过荒郊野外,你一定会看见成片的高大、鲜黄植物——加拿大一枝黄花。它们祖籍北美,凭借“美色”被引种到国内,不到一百年的时间,国内很多城市都能发现它们的踪迹。在它们生活的区域,别的植物很难存活,因此它们被冠以“入侵植物”的称号。跟随研究人员的步伐,了解它们快速扩张的秘诀,破解它们的生长因子谜题,探讨对于它们应当热烈欢迎还是退避三舍。
相关链接
获取更多最新消息

微信加关注

进入APP下载

访问人数

3134205
© 2014 上海自然博物馆 Shanghai Natural History Museum
版权所有